聯繫我們 登入

為了給哥哥買房,母親逼迫我出錢,照做後,她提出的無理請求令我崩潰!

云雪 2017-05-26 檢舉

1

上了一天班的李華,疲憊不堪地回到陰暗潮濕的出租房。本想沖個熱水澡,舒舒服服地睡一覺。妻子卻非要拉著他喋喋不休地討論買房子的事,李華不勝其煩,一聲大吼:“你有完沒完?買房子,整天就知道買房子,拿我的命去買嗎?”

說完不顧身上的一身汗臭味直接躺床上睡覺去了,昏暗狹小的客廳裡,妻子一聲聲地哭訴,讓此時的李華更覺得人生的慘敗。

他臉朝下地把頭埋在枕頭裡,緊握的拳頭無聲地捶打著床,這是他常用的排解心中痛苦的方式。

也許是太累了,沒多久他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。一覺醒來,天還沒亮,卻看到身邊空蕩蕩的。

他一個激靈,沖到客廳,看到妻子穿著薄薄的睡衣趴在桌子上睡,眼角還有未幹的淚痕。

他松了口氣,緩緩地走過去,輕輕地抱著她放到床上。雖是盛夏,但她的皮膚卻是冰涼的。因為體質弱,又捨不得吃,讓她長期氣血兩虧。

“珊珊,我何嘗不想買房呢?”李華輕輕地撫幹妻子眼角的淚痕,心裡一陣難過。他已睡意全無,又怕吵醒妻子,於是躡手躡腳地關緊房門,坐到廳裡,一根接一根地抽煙。

房子,房子,其實他何嘗不想買房子?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想到了買房子,只是在親情的重重阻力下,最終放棄了,直接造成了他今天的悲催生活。

2

二十年前,他還是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夥,卻已在社會上爬摸滾打了好幾年。

他做過泥水工,車衣工,流水線工。但是這些工資都不高,無法改變一貧如洗的家庭環境。

後來在一個老鄉的介紹下,他去了偏遠的山區做炮工,炸石頭。那是個高工資,高危險的工種,分分鐘都有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危險。

他壓制著心中的恐懼,硬著頭皮在那裡幹了一年,因為親眼目睹了一個工友,因不小心被炸得粉身碎骨之後,他每天晚上噩夢連連,根本沒辦法再繼續做下去了。

即使拿了一年的高工資,他手頭也沒有多餘的錢,因為他全部都拿給家裡還債了。家裡的那些債都是給二個哥哥娶媳婦欠的,他的二個哥哥長得像他母親,個子矮,五官粗陋。加上家庭貧困,很難找到對象。

倒是李華繼承了父親的優良外貌,高高大大,腰身筆直,五官俊秀。母親總是對他說:“五呀,你比你的二個哥哥強,你可一定要幫著他們點……”

他還有兩個姐姐,大姐幾年前就嫁人了,二姐很小就送養了。

因大姐長相隨父親,高挑漂亮,雖然男方長相不咋的,卻得了一筆不小的彩禮錢。母親也沒為大姐置辦像樣的嫁妝,但那筆彩禮卻被母親拽得緊緊的。然後在村裡媒婆那放話,只要哪個閨女肯嫁給她家老二、老三,願出比別人高的彩禮。”

終於在母親的周旋下,又借了一筆錢。用當時的高價彩禮誘惑,娶回了二個媳婦。本來二哥、三哥的婚事解決了,也該鬆口氣了,可新的問題又來了,家裡沒房子住。

3

李華離開石山以後,就到了廣州,卻很長一段時間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,身上的錢也慢慢花光了。

他借住在一個老鄉的出租屋,十來平的屋子住了四個人。因為只是借宿,老鄉也沒有多餘的床,所以晚上他也只能拿張破席子睡地上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加入好友,分享好文給親朋好友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聯繫方式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